快捷搜索:

【复杂系统】分布式架构?美空军开始为“先进

2019-08-16 19:32 来源:未知

  原标题:【复杂系统】分布式架构?美空军开始为“先进作战管理系统”开发数据架构,并视该架构为系统独特优势和最高优先事项

  2019年7月9日,美空军透露已开始为其“先进作战管理系统”(ABMS)开发数据架构,2019年3月已指定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的国家安全分析主管普雷斯顿·邓拉普(Preston Dunlap)为担任首席架构师负责制定需求,美空军负责未来技术和作战概念规划的机构——空军作战集成中心(AFWIC)向其提供ABMS运行模式的反馈。

  E-8C对地监视与攻击指挥飞机将成为“先进作战管理系统”首先要取代的对象,美空军还打算用后者提供其最高优先级能力之一的多域指挥与控制(MDC2)能力。美空军在2017年决定下马E-8C单一节点平台替换机项目,理由是这样的平台在与中俄的对抗中“只是靶子”,“我们不相信E-8能够在与中国的作战中生存,能被部署和用于对付中国;我们也不相信它能够进入2025年之后与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强对抗作战环境”(2018年2月22日,时任美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然后转向将E-8C维持到2025年前后,发展包含空、天、陆多节点的分布式系统即“先进作战管理系统”来取代E-8C,以分布抵消“精打要害、破击体系”。美空军在2018年开始“先进作战管理系统”的备选方案分析,本条新动态有可能意味着该分析工作已经或接近完成(美空军图片)

  该系统拟首先取代E-8C对地监视与攻击指挥飞机,美空军将其数据架构视为独特优势和最高优先事项,而将选择搭载平台的工作向后安排。ABMS的数据架构预计可在2020年2月前确定,并将每年开展演示验证,其中第一个将涉及“无中心、自组织的网状网络”(ad hoc mesh networking);2020年10月至2021年9月前开始全面原型设计。接下来美空军将举办多场工业日活动,寻求企业的意见、建议和合作意向。美空军还认为,如何激励和补偿构建ABMS软件的企业是该项目需要考虑的关键之一。

  作者评论:美空军“先进作战管理系统”之所以优先进行数据架构设计而不是具体平台研发,一方面是由于军种预算统筹安排需要,更重要的是该系统并非单平台或平台间的简单互联,而是被设计为复杂系统。按正向设计流程,架构师应从整个系统层面对顶层数据架构进行需求分析与定义。一旦顶层数据架构确定,对复杂系统中某一平台的数据率、数据结构等需求将可自动生成。另外,美空军还有意挖掘先进商业技术为该系统发展所用。美空军这些做法,凸显了复杂系统形态航空装备给航空装备设计和研发上带来的重要变化,值得我们特别关注。

  本条动向的提供者陈蕾女士已为《空天防务观察》提供1篇专栏文章,即本号2019年2月26日发表的“美国通过 ,争夺量子科技的战略领先优势”,感兴趣的读者可点击题名直接访问。

TAG标签: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