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巴基斯坦是一夫多妻制度么?请进来具体看

2019-07-05 08:04 来源:未知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巴基斯坦允许一夫多妻制,但在经济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最多可娶四个妻子,而且当丈夫娶第二名妻子时必须得到第一位妻子的同意。

  巴基斯坦目前绝大多数是一夫一妻。家族内部通婚比较普遍,以巩固家庭的地位,避免财产外流。婚姻大多仍按“父母之命”的传统办理。

  伊斯兰世界实行容许一夫多妻的沙里亚法,容许男性最多娶四名妻子,前提是必须对各妻子公平相待并妥善照顾。

  并允许男性穆斯林与女奴发生性关系。古代伊斯兰君主一般不实行四妻制,配偶人数没有限制,除多于四名的正妻外,还可以有多名不同等级的妃嫔以及无配偶身份的姬侍。

  奥斯曼帝国苏丹在苏里曼一世前不结婚,但在托普卡珀后宫养女奴。由女奴为苏丹生育子女,再选出王储。现代伊斯兰君主同时拥有多位妻子的情况仍普遍存在,也有穆斯林君主在同一时期仅有一位妻子。

  大部分由穆斯林主导的国家仍然保留容许一夫多妻的传统沙里亚法,容许男性最多娶四名妻子,前提是必须对各妻子公平相待并妥善照顾。极少数的国家禁止多妻制,但多妻制现象依然存在。

  虽然多数穆斯林国家允许多妻制,但有些国家则对娶第二位妻子做出了一定的限制。如巴基斯坦和摩洛哥,男子要得首任妻子首肯,才获准娶第二位妻子。

  在现今的非洲大陆,许多国家都实行一夫多妻制。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一夫多妻制越来越成为有争议的话题,支持者有之,反对者也有之。象突尼斯这样的非洲阿拉伯国家很早就从法律上取消了一夫多妻制,贝宁这样的黑非洲国家前不久也宣布取消了这一落后的制度。塞内加尔是一个被西方看作民主实行较好的国家,但却是个一夫多妻制比较顽固的国家。塞内加尔总统瓦德2000年在通过新宪法之前虽然提出了许多有关妇女解放的条款,但拒绝取消一夫多妻制,并认为它是“不能禁止”的“古老传统”。更有甚之,在非洲,还有公开为一夫多妻制辩护的国家元首。比如,当联合国2003年的一份报告指出斯威士兰爱滋病毒携带者太多的原因之一是一夫多妻制时,该国的国王姆斯瓦蒂三世竟然公开在电视台出来唱反调。原来,一夫多妻制在这个国家是完全合法的,男人娶几个老婆都可以。这位今年才37岁的姆斯瓦蒂三世国王从18岁第一次结婚至今,已经有了9个老婆和两个“未婚妻”。而他的父亲老国王索忽扎,根据他正式的自传,在1921年至1982年统治期间,一共娶了120个妻子。由于斯威士兰百姓中的爱滋病携带者接近人口的40%,是非洲最高的,因此该国国王的讲话让国内外一片震惊。据非洲网了解,在现在的非洲许多国家的政府中,实行一夫多妻制的部长不少,甚至个别国家的总统也是一夫多妻。由于一夫多妻制问题引起越来越多的争论,在最近几年在布吉纳法索首都瓦加杜古举行的几届泛非电影节上,都有有关一夫多妻制的记录片上映。前年,喀麦隆导演特诺的影片《阿雷克斯的婚姻—一夫多妻制的悲剧》和今年法国女导演卡罗丽娜的《二奶或多妻制的经历》都在电影节上引起强烈的反响。前者如果是个悲剧的话,后者或者说是个悲喜剧。我们不妨把两者叙述一下,通过这两个实例来了解一点非洲的一夫多妻制。特诺的邻居阿雷克斯与爱丽丝结婚多年了,已经有6个孩子。但阿雷克斯想要20个孩子,于是他要娶比较年轻的约瑟芬作二奶。结婚那天,阿雷克斯就请特诺给他们的婚礼拍电影。导演特诺就通过镜头,将人们带进了一个从一开始就令人痛苦的多妻制婚姻的世界。首先是新娘约瑟芬的父亲不干,说是教堂不同意一夫多妻制,还把牧师请到了家里。大奶爱丽丝本人更是痛苦,她18岁时就与阿雷克斯结婚了,现在,这种传统还要逼她去参加阿雷克斯的另一次婚礼。她无法接受这种结合,痛苦之情难以言状。新娘约瑟芬呢?尽管她表面上相信她自己是幸福的,认为这次婚姻是她一生中的荣幸。但在她的讲话中,掩盖不了她是为了得到土地和生活保障而结婚的真实目的。至于新郎阿雷克斯,他明显已被现状弄得不知所措,就象与他无关似的。其实,他知道,他的婚姻有可能变成一场噩梦。导演特诺在影片中没有解释和旁白,他只是让画面和在场的群众讲话。有一个人的话特别令人印象深刻,即一位参加婚礼的喀麦隆人说,“多妻是巴米累克族人的权利,有三个妻子的男人才算是结过了婚,只有一个妻子的人就象没有结过婚”。这时的镜头中,爱丽丝痛苦不堪。卡罗丽娜.波雄是个法国的女导演,今年34岁。在8年前的泛非电影节上,她爱上了塞内加尔黑人导演马塞伊.尼昂,没经过深思熟虑就嫁给他了。马塞伊是个已经结了婚的人,妻子叫迪奥罗,他们三人一起生活了几年。在去年的泛非电影节上,卡罗丽娜放映了她自己拍摄的半自传体的记录片:《二奶或多妻制的经历》。影片中,卡罗丽娜首先承认,多妻制是件令人难堪的事。比如婚礼那天,她就经历了所有第二房妻子所要经历的一切。因为她是二奶,许多事情都对她都很不利。在塞内加尔沃尔夫族的传统里,婚前,街区里的妇女们可以用非常原始的粗话骂新娘。婚后,还会有街区的妇女们敲着鼓来挑衅。其实,这是一种要求二奶给大奶补偿的表达方式。街区的妇女们总是支持大奶的,同情她的痛苦而一起反对二奶。目标是让二奶走,不走,就让她难堪。卡罗丽娜说,后来的情况比想象中要好。她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她是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法国人。另外,那位非洲大奶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却美丽而富有人情味,与她相处的不错。她和大奶迪奥罗实际上不是共居一室的,她们每人都有自己的领地。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马上会有争执发生。她们之间不仅没有发生争风吃醋的事,还结下了友谊。因此,尽管她现在与马塞伊已经分手了,但仍然认为与迪奥罗的认识“是一次美丽的经历”。资料参考

TAG标签: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